我們複習著我們的退路,在心裡和自己說:不能再往那邊走了唷。然後義無反顧選擇反方向。受了傷以後便默默記下受傷的方式,不知不覺成了下一次的底線。而底線以上的事,都不算什麼,慢慢就成了可怕的怪物了呢。
--
和A討論感情觀,然後發現我們很像。
A輕描淡寫地說著上一次的失敗和現在的苦惱,輕描淡寫的其實很痛,而現在的苦惱對我來說有點奢侈。聽說我是第一個知道這些事情的人,原來默默地發生了這麼多事,難怪我分手時A一副各種懂的樣子(笑

A說我不知道事情怎麼會變成這個樣子,我當年太年輕真的沒有處理好。
我安慰A說我們這樣子的人本來就是這樣,處理不好任何事情,不是,是各種不知如何下手處理事情,各種重感情捨不得半推半就,明明被逼到角落了,最後卻還被要求負責。這是我們這種個性的原罪阿。

一天下來不知道打了A的臉多少次,他說你說的都是事實沒關係,我心裡都知道。
顯然A比我坦率的多,所以遇到的問題也比我多。
在我看來A就是太天真心軟善良了,才會把事情搞成這樣,然而我也知道A如果不是我朋友那麼他就只是個垃圾而已,一個讓人看到各種下限的傢伙。身為垃圾好朋友我還很認真教他各種讓現況看起來不那麼糟的方法,像是每週都有約(歡迎約我^.<),各種忙碌已讀不回還有裝傻到底抵死不就範之類的,盡可能讓自己看起來更像個垃圾這樣。不想面對、不能面對、不應該面對的理由有千千百百種,但其實根本沒有人在乎,殊途同歸實際上唯一能做的就是要立刻、馬上、刻不容緩地逃走。

A嚷嚷著要我救他,不過我也知道求救都是假的,苦口婆心是沒有用的,只有在當下當個無良的人問題才能解決。
反正說到底人都是先顧好自己的,世上最壞的絕對還輪不到A(否則我怎能有樣學樣提出那麼多種逃走的方法?),不如在下限又降低前快點拉回來一些才好。

A說這次我想要好好處理。
我真心希望他能做到,讓我可以相信我們這類人還有救。
年底往往是最難過的時候,希望聖誕節我不會接到A的求救電話。
創作者介紹

右後方的陽光

then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