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直想買一直想買一直想買一刻都等不住,訂了之後隔天書店就打折了,再隔天貨就到了。
今天就是再隔天,然後我就看完了。

鍾曉陽的<哀歌>是我看她的第一篇文章,在楊昌年老師開的近代文學史課上,老師說她的文采媲美張愛玲,但不知何故,只寫了一兩年便消聲滅跡。總之後來我特別去了圖書館借她的小說集來看,坐在學七近乎全新的書桌前讀著一本比自己還年長的書;大抵我們系上看的書都比自己要年長,我們總得小心翼翼像是對待老前輩一樣,謹慎地怕它們一碰就碎。

<哀歌>裡喜歡的句子曾經被我節錄過([sentence]五十一),事隔多年回頭再看又有新的體悟,慶幸的是《哀傷紀》裡收錄了<哀歌>全文,以及故事中事隔二十八年後的<哀傷紀>,讓我不用再想盡辦法去翻1986年的<哀歌>。

其實<哀歌>已經是一個完整圓滿的故事,再看一遍依然覺得不需要有後續,但也不免對於<哀傷紀>有所好奇,究竟二十八年後會發生什麼事:如果因為各種人生規劃現實考量而分開的兩個人,在暮年重逢會是怎麼樣的場景?

結果<哀傷紀>卻像是詮釋了另一個不一樣的故事,人事物迷迷茫茫間有些相似,但實際比對起來卻是完全不同的,只有在美華人的背景設定上差不多。一樣是由女角的第一人稱開始回顧,語氣卻老成了許多,再也不是個會把世界圍繞在一人身上打轉的那種口吻了。世界不再是被命運捉弄而怨天尤人無法選擇,是自己選擇的各式各樣塵埃落定,但並不會比較輕鬆。

所以我依然喜歡<哀歌>多一點,因為<哀傷紀>並沒有後來王子公主過著幸福快樂的日子,這不是人生的樣子,鍾曉陽連在「後來」的故事裡都殘忍,她沒有選擇一個愉快的故事,而這種殘忍也不同於張愛玲的嘲諷語調,是貨真價實的,平凡世界裡最平庸的殘忍。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右後方的陽光

then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