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了一趟桃園,看兔子。

從來旅行的目的地都不是目的,只是喜歡在途中遊蕩的感覺。

今天的新發現是我特別喜歡坐在長途客運上看著窗外一片荒蕪,想著各種關於自己的事,重點是客運,不能是機車汽車火車飛機太空船。我的作家朋友說他總是在騎車時發現人生的真理,我企圖嘗試了幾次但觀察下來發現自己最常脫口而出的只有髒話而已(原來人生的道理是可以這樣濃縮的阿)。

私以為客運的速度是最剛好的,尤其蜿蜒穿梭於市區鄉間的時候,老練的玻璃阻隔了內外的溫度與距離,不像自小客車總是亮麗如新,還喜歡作弊走高架道路。高架橋也沒什麼不好,只是隔音牆遠離了塵囂,只有遠方劃破天際的現代主義建築可以印入眼簾,偶爾混雜一些雲霧繚繞,夜裡的對向來車還會像星星一樣眨眼。(不過這些景色也都是在客運上見到的,那麼不如就白天喜歡鄉間小路夜晚喜歡高速公路吧)

其實我更想說的是只有離開台北才有生氣蓬勃的感覺,在捷運車廂裡暗不見天日的移動常常讓人覺得像是溝鼠一樣,繁忙的溝鼠,隨便一列都比台鐵區間車還多人。

而地景藝術節本身,如同這兩三年所有那些在台北以外舉行的活動一樣,遙遠的路程,免費接駁車,漫無邊際的停車場,假日湧現出不可思議的人群,紀念章,臨時郵局,全台跑透透的流動攤販。還有最重要的主展品,像是燈會、國慶煙火、黃色小鴨和月兔。

特別一點的是桃園文化局算是很用心地和在地特色結合,黃色小鴨在埤塘,月兔和黑貓在空軍基地。

回程時自作聰明地在樹林換了一次區間車,因為樹林是所有東部幹線的起站,想貪圖一點點寧靜的座位時光。在老舊的莒光號上選好位置拉下椅背後,列車斷電了。消失的空調,閃爍到全滅的日光燈,火車重新啟動的滋滋作響聲讓一切忽然好荒謬,最後還是下了車回頭去坐下一班區間,然後人潮成為兩倍。

搭捷運時聽說有人在士林站臥軌身亡了,紅線沿線單向通車預估延遲二十到四十分鐘,回家後發現昨天才訂的書今天全館週年慶又打折了,這樣的運氣竟然讓我有了一切終於回到正軌上的安心感。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右後方的陽光

then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