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沒有計畫。她只想坐在這裡,像個單坐在賭桌上微醺的賭徒。請命運不要冷漠的問她,發牌嗎?加牌嗎?她很好。她只想坐在這裡,沒有輸,沒有贏,沒有局。讓時間過去,一口一口地。《那些殺死你的都並不致命.沈意卿》

我發現我異常地喜歡中介點,尤其在旅途展開但還沒有到目的地的時候。看著火車窗外的風景,想著過去的一切,正在經歷的地方。這裡是怎麼樣的呢,那裡變成什麼樣了呢,如果能和誰誰誰一起旅行就好了呢,之類的事情,明明知道一切並不會比較好。

或許我們只是想逃離日常的一切,遠遠地,在沒有人認識自己的地方,甚至不用和任何人接觸的地方,靜靜待著思考著,各種和人群有關的事情。只要離開了,一切都是好的,時間磨去了現實的稜角,讓回憶閃閃發亮。

不用到達目的地也沒有關係,只要一直持續下去就好了,不用面對離開的地方,也不用知道前進的方向,不用面對未知。是以我熱愛坐在隨便一個機車後座,帶我去任何地方,只要往前就好了;我坐上長途客運,捨不得睡著,只要醒來就到了;公車上、火車上、高鐵上,任何足以奢侈花費更久時間的地方,讓我得到短暫的安穩。

文化人類學上有個類似的名詞叫做「通過儀式」,人在經歷各個階段時,象徵性地舉行某種儀式,儀式結束時表示你度過了某個階段而要展開新的階段,是一個全新的自己了,例如成年禮,婚禮之類的,表示一種對自己的負責。放遠來想,每個升學考試算不算呢?你度過了無數個考試覺得自己更成熟更厲害了,而視前一個時期的人都是小屁孩。碩論口試算不算呢?明明所有的努力成果應該是兩年的積累,最後卻用三小時的時間當作完結。

然後我們就以為自己長大了。

如果一個人一直停留在儀式裡面會怎麼樣呢?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theno 的頭像
theno

右後方的陽光

then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